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农村“三件宝”(知青生活-连载34)‖ 作者:莫善贤|诵读:阳光晓溪【第218期】

农村“三件宝”
作者:莫善贤|朗诵:阳光晓溪
我总结的农村“三件宝”为肩膀、脚板和农活技术。在木赖,男人必须有三样看家本领。
第一是肩膀。肩膀要足够硬朗,要能够挑起生活的重担,这是虚的说法。但有实在的内容。担得起劳动和生活中所有的负重,这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在农民的肩上,永远有重负压着。比如说,我们生产的所有物品都是靠人挑肩扛,生活、生产的必需品必须靠肩膀搬运进来。我们生产队距公社所在地有约9公里路,是爬山涉水的山路,连拖拉机都不能走。这山路上九曲十八弯,路边荆棘杂草杂树丛生,经常有飞禽走兽出没,其中有毒的、无毒的蛇,那是最常见的。公社是商品的集散地,各种生活所需物质用品都得从那里挑进来。生产队交公粮,要靠人把稻谷挑到公社粮仓。我们生产队的杉木、竹子,都要靠人工从山上背到山下,或者是放木排,或者是直扛到公社。没有一副“铁肩膀”,是根本吃不消的。
第二,就是要有一副好脚板。所谓好的脚板,就是要能走。木赖出门就是山,要走出去就得翻山越岭。在生产队去劳动也是要走很多的山路,每天都在走路,除非睡觉,没有一个时辰不在走路。而这种路不是平坦的道路,是崎岖的山路,上坡下坡的山路。“双抢”时节(即抢收抢种的7月),又要打谷子,又要种田。打谷子的时候,要一个人扛一个约50公斤的打谷桶。生产队的稻田有的在山冲里,为了种晚造,常常不把水放干。稻田里的土是软的,扛起谷桶是非常吃力的。我们这些知识青年,在城里哪干过这样的活,哪吃过这样的苦?刚到农村时,我的体质比较差,扛不起谷桶也硬是逞能。一种好表现的心理,一种不服输的心理使自己硬扛着。不这样干,贫下中农看不起你,自己也赚不了高的工分。工分在年终就换算为分红(收入)。这着实是辛苦钱,血汗钱。那时,我们知青与农民一样,基本上是赤脚大仙,不用穿鞋,很少有人买鞋来穿。到了晚上,最多穿一穿板鞋。平时,有些青年去相亲,会穿一双精致些的草鞋。做劳作实在不好走的地方就穿粗草鞋。农民都习惯这样,我们也得入乡随俗啊。这个过程是最痛苦的。城里人走路抬脚比较低,山里人走路抬脚比较高,我因为抬脚低,经常把脚拇指踢出血来,有一次还把脚趾甲踢翻了。生产队缺医少药,受了伤只能找草药來敷,第二天还得继续参加劳动。
第三是农活技术。没有技术是行不通的,男社员最大的技术就是会用牛。所谓用牛,就是用牛去犁田、耙田。那时,生产队没有机耕农具,种田都是用牛来耕作的。我们生产队大田不多,大多数是在山冲里的小田,有的一块还不到20平方米,一只黄牛走进去就占了很大的位置,这样的田只能用黄牛耕田,而不能用水牛,因为水牛的体积太大,在狭小的田里活动不开。牛是有脾气的,弄不好它不跟你合作。而且如果你技术不好,怎么也犁不好这样的小田。在生产队,耕牛是集体的,但每个男社员都有自己用的“好牛”,分给你知青用的牛,都是原来社员认为不大好用的。因此,我们用起牛来,也就比社员艰难得多了。
一年下来,我们要有三个多月的用牛时间。最难的是开春时节,山区气候还比较冷,就得打着赤脚下田耕田、耙田。那种寒冷,是一种钻心的疼。大凡用牛的人,没有不吆喝,不骂耕牛的,恨牛走得慢,恨牛不听话。其实,很大程度是发泄自己的情绪。那个年代,有一句毛主席语录“牛是农民的好朋友”。大家是很爱护耕牛的,不允许虐待耕牛,对耕牛都还比较友好。用牛时的骂牛,也只是一种习惯而已。农村的工种真是太多太杂。所谓的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是学干农活,干那些没有多少知识含量的农活。至于其他的技术活,那是学不完的。有了农村“三件宝”,基本上就可以适应像木赖这样山区的农村的生活了。对知识青年来说,这个适应过程真是凤凰涅槃般的浴火重生。
作 者 简 介
朗 诵 简 介
阳光晓溪,毕业于浙传播音专业,《江南诗画艺术院》副院长、《红月亮诗画艺术社》、《世外桃源美文美声》文学平台朗诵主播,用文字来记录人生岁月,用声音传递生活的精彩……
投 稿 须 知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注明投稿平台:《晓犁文化传媒》
作者自行校对文字、古诗检测合韵,来稿正文统一靠左对齐排版,拒绝一稿多投,投稿时请注明原创首发,投稿必须要关注平台!
本期配图作者字画,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
本平台发布的作品是作者授权刊发,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删除处理;转载请注明来源《晓犁文化传媒》以及作者
申明:凡参与投稿均为自愿形式,只做推广,文责自负,无稿酬。
编辑:真真
点击“阅读原文”欣赏往期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