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罗瑞卿子女(罗瑞卿:要子女不做“鹏间雀”,72岁为国还做“拼命三郎”)

罗瑞卿子女

1950年,罗瑞卿与子女在青岛合影
新中国成立后,罗瑞卿受命组建公安部并任首任公安部长,后曾任国务院副总理、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等,1962年9月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1965年1月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在军旅生涯中,他尽心竭力发展国防尖端武器和航天事业,加强全军战备训练,维护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大儿子罗箭曾回忆,父亲常感慨道,我们打了一辈子仗,建立了一个新中国,可建设这个国家就靠你们了,要努力学习,要学好数理化,学好自然科学,将来为国家建设作贡献。
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部分委员在中南海颐年堂合影。前排左起:粟裕、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程潜、刘少奇、陈毅;中排左起:聂荣臻、高岗、张治中、邓小平、张云逸、刘斐;后排左起:罗瑞卿、贺龙、蔡廷锴、傅作义、刘伯承
在孩子的名字里寄托富国强兵的期望因为工作忙,早出晚归的罗瑞卿常常见不到孩子,便在墙上写下对子女们的要求:“学习必须是最好的,中学不许谈恋爱,大学不许结婚”“不许抽烟不许喝酒”“一定要看毛选,一定要熟读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平时生活中也要按照这个做,这个就是标准……”当得知孩子入党的消息时,罗瑞卿满怀期待地对大家说:“共产党员的称号是光荣的,但要名副其实。共产主义是美好的,为之奋斗终生是不容易的。组织上入党当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思想上要入党。”在父亲的影响下,当时还名为罗小卿的大儿子,从小酷爱物理,打定主意要学“原子能”。1958年,他的高考物理获得满分,被中国科技大学原子能专业录取。三年后,哈尔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成立核物理系,决定招收一批具有原子能专业知识的人才,将来为研制原子弹服务。得知消息后,罗小卿十分激动,忐忑地向父亲提出要去学习核物理、搞原子弹,将来报效国家。罗瑞卿听后,非常支持大儿子的决定,郑重地说:“你要上军校了,我给你们兄弟三人起了名字,叫‘箭、宇、原’,就是火箭(导弹)、宇宙飞船(人造卫星)、原子弹。”于是,罗小卿便改名为罗箭。当时,罗瑞卿担任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在党中央直接领导下,协助聂荣臻、贺龙领导的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国防工业委员会,专门负责组织协调国防工业建设,重点抓战略武器的发展,即“两弹一星”的研制工作。 
罗瑞卿陪同贺龙观看舰队举行的联合演习
在父亲的鼓励下,1963年,大学毕业的罗箭来到国防科工委某试验基地,参加了我国第一次、第二次核试验,两次荣立三等功。后来,女儿罗峪书也考到哥哥罗箭的专业。聂荣臻的夫人张瑞华劝罗瑞卿说:“你们家已经有一个孩子去搞核了,那个东西对人的身体还是有伤害的,女孩子就不要去了。”罗瑞卿说:“别人家的孩子可以搞核武器,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不行?主席送毛岸英上朝鲜战场的时候还说,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在罗箭看来,身处最恶劣的工作环境,恰恰是父亲的教导和期望给了自己坚持下去的力量。他说:“我们的名字寄托着爸爸和他那一辈富国强兵的期望。不但我们兄弟三人走进了部队,我的两个妹妹,也全部被父母送上了国防科技战线。”1965年底,罗瑞卿受到林彪等的诬陷,被解除党政军领导职务,在随后的“文化大革命”中,遭到残酷迫害,造成下肢残疾。在极端艰难的环境中,罗瑞卿始终对党绝对忠诚,以顽强的毅力同病痛作斗争,勤奋思考、努力工作。同时,他还将这种精神传递给子女,使他们备受鼓舞。在罗瑞卿的支持下,1974年底,最小的儿子罗原准备参军报国。为了教育勉励儿子,罗瑞卿连写了四首“示儿诗”,其中一首这样写道:我儿去参军,模范要力争。政治成熟后,做个党之人。标准有五条,党章载得明。达到虽非易,创造凭自身。思想最高峰,有志亦能登。父母殷切意,愿儿切实行。
罗瑞卿在军舰上与全舰官兵合影
“拼命三郎”罗瑞卿1975年,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到上海读大学。读书期间,他一共给女儿写了两封家书。第一封家书是思念女儿,同时希望女儿好好学习;另外则是在“四人帮”搞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时候,给女儿写了一封寓意深厚的家书。信中说:“你们那里是不是炮火连天,弹痕遍地?总之,我们都要做‘大鹏鸟’,不做‘蓬间雀’。妈妈爸爸应当这样,儿女们也应当这样……要尽量挤时间多读一点马列……”他希望女儿增强自己辨别是非的能力,认破那些打着红旗反红旗,妄图篡党夺权的野心家、阴谋家。“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罗瑞卿恢复工作,担任中央委员、中央军委秘书长。为了弥补被耽误的时光,他带着对党和国家事业的焦虑和担忧,以忘我的精神,克服身体残疾带来的困难,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常常一连工作十几个小时,老花镜将鼻翼两侧都压出了深深的紫斑。由于腿不方便,长时间保持一种姿势,他经常腰酸背痛,有时痛得夜里难以入睡,不得不服用大量镇静剂。这些,儿女们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次,儿女们商量好一起劝父亲减少工作,注意休息。罗瑞卿十分疑惑地问:“你们总是要我睡觉,要我吃饭,要我休息,你们为什么不说,爸爸你多做点工作呢?”夫人郝志平插了一句,说:“天啊,谁还敢劝你工作,再劝,你的命恐怕也要没了。”罗瑞卿这才明白家人的用心,转而说道:“《水浒》里有个石秀,又叫拼命三郎,我已经七十多岁了,我就是个拼命三郎。”面对“拼命”的父亲,儿女们除了心疼,还被这种忘我的工作态度深深地感染。1978年7月,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经中央批准,罗瑞卿赴联邦德国(当时简称“西德”)进行腿部手术。8月,他在手术之后突发心肌梗塞,不幸离开了人世。
邓小平向罗瑞卿夫人郝治平慰问
在手术前,他给家人留下最后一封信。在信中,他勉励子女:联邦德国“资本主义文明高度发达”,“确实有科学,有文化”“我们现在正建设着社会主义社会,有些东西应本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使好的科学技术“为我所用,为我服务”“这看来是一门很大的专门学问,是值得好好研究和探讨的。”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罗瑞卿仍不忘教育子女爱国奋进。正如罗箭所说的:“回想一生,父母对我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虽然没有什么固定的、成文的家训,但父母的言传身教、以身作则,对我们造成了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影响。”参考文献:
[1]罗箭,罗瑞卿和上海, 新民晚报,2013.04.14.
[2]英烈浩气美古存[M]. 中共南充市委宣传部;中共南充市委党史办公室;南充市地方志办公室;南充市文化馆, 1986.06.
[3]红船论坛 | 罗瑞卿之子罗箭:父母的言传身教,就是我们最好的家风,微信公众号“红船编辑部”, 2019.12.06.
[4]罗瑞卿著. 罗瑞卿诗选集[M]. 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 1978.11.
[5]怀念罗瑞卿同志[M]. 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1979.10.
图片来源于罗瑞卿纪念馆网、人民网
作者:徐嘉,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责编:小林
网编:侯洁英监制:方丹敏
东方红啦
推荐阅读

国共两次庐山谈判有多激烈?蒋介石想逼毛泽东朱德“出洋”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我国体育事业实现跨越式发展,有哪些宝贵的历史经验?
骤雨东风对远湾,滂然遥接石龙关
微视频| 00后说变化:中国铁路有多拼?

中共北京市委前线杂志社新媒体矩阵

东方红啦
前线客户端

中国大学生网
前线理论圈

罗瑞卿子女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