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散文

诗歌,还是应该思无邪

网络顶级楹联作家,著有楹联20000副,楹联1001集。
诗歌,一个有灵魂的国度,我曾来过。
诗歌,还是应该思无邪。
近日现代诗歌圈里贾浅浅火了。火的原因有多方面:一是确实是有文二代的背景因素;二是圈里一些前辈们的捧杀太过了;三是最主要的还是其诗歌文学作品里的两首诗歌,为屎尿集合体。余以为一个女子去写下半身的诗歌,还是有待商榷其创作方向。因为这些下半身的诗歌不仅男性读了无言,女性读了也委屈。这也反应了当代中国文坛的一种浮躁现象,以为惊奇的文字,暴力的视觉,浮夸的炒作,就能造就文学诗歌的繁荣。前面有听过梨花体,平安体,下半体,都终究上不了诗歌文学的大台面。余以为,诗歌还是应该思无邪。前人的诗三百一言以蔽之,就是思无邪。象诗经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等等,都是最美的诗歌语言,主要就是有思无邪的感情因素在其中。象类似的文学乱象还有很多,可见一斑。想起来自己,也曾青春朦胧过,也曾思无邪过,顺便翻起了自己十几年前的小诗歌作品。其中也有两首小作如下。
出生未满百日的小侄子 作者:三少微笑
咿呀咿呀咿
清眸里俨然
透露出顽主的影子
唐人的诗
宋人的词
怎比得小屁股上
一帖尿不湿
更行云流水
潇洒而又惬意
月下大佬 作者:三少微笑
三五黄毛小子
穿着裤衩
蹑手蹑脚
光着膀子光着背子
往田地里一站
四看无人
奋力刨挖
小手拽着甘蔗的尾巴
向外死拉
一人一根
扛在肩上
起步回家
在进小屋前
都出小鸟
对着月光
狠狠的撒上一泡
嘴里哼哼
言外之意
我们是大佬
墙壁的槐花树叶
在清风的怂恿下
微微地笑
END
—— 诗三百,思无邪 ——
请多关注,联圣三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