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美文

风信子 | 作者:高小艳

一次投稿将同时发布六大平台
凡发表于大河文学的作品,将自动同步发布于腾讯新闻、腾讯快报、凤凰新闻、网易新闻、360图书馆、一点资讯等六大媒体平台,被多渠道传播。阅读量较高的文章还将发布于人气火爆的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新闻、简书等大河文学融媒体矩阵平台。需转载原创文章的可申请授权(编辑微信:dahewenxue2020)。大河文学投稿邮箱:dahewenxue@126.com

推开卧室的门,一股异香袭来,我奔向窗台,风信子开花了,开成了一个蓝色的绣球儿。那香气丝丝缕缕飘出来,整间屋子都被它染香了。我不是一个爱花的人,但对于风信子,却有说不出的情愫。想起好多年前,办公室里一个同事,养了一棵风信子。我比她还要上心,该添水了,花枝弯了,我都仔细看顾。那花也算是争气,开得灼灼生艳,满室生香。以至于过了很多年,我的眼前始终晃动着那风信子俏丽的身影。而如今,我也拥有了一棵风信子,只属于我一个人,那种感觉自是与众不同的。想着这些天来,我呆在老家过年,偶尔想起风信子,想着我不在的日子,它会怎么样呢?是否又往上长了一截?在这枯燥乏味的日子里,风信子活在我的想象里。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眨眼间便过去了。推开卧室的门,那香气徐徐飘过来,我一下子失了魂魄。我没想到风信子给了我如此大的惊喜。她开成了一个球儿,蓝色的,霍霍地冒着香气。我感激涕零。整个卧室都是香喷喷的。它什么时候开出了第一朵花?又是什么时候开出无数朵花?这我没有亲见,甚是遗憾。我以为,它顶多长出了几片叶子来,或者花骨朵儿更饱满些。我真是低估了它。一周之内,它不仅长出了好多叶子,还开出了一簇美丽的花儿。那花簇拥在一起,成了一个好看的球儿;那香气流水似的泄着,整个卧室像浸在香水瓶里。我坐在这香气里,满心欢喜。想起几天前,我和老公到集市上逛,忽然看见卖花卉的,我禁不住凑过去。众多的花草中,我一眼就相中了风信子。你瞧,细腰玻璃器皿里,雪白的根须飘荡着,洋葱似的种子里,冒出几片娇嫩的叶子,叶子里是一堆花苞。好小的花苞呀,如婴儿般,蜷缩在里面,好似在睡梦里。“多少钱?”我问。“十元。”卖花的抬起头来,从他的一堆花后面,仔细打量我这个主顾。我看看这瓶儿,又望望那瓶儿,都舍不得放下。“这是什么颜色?”我拿起其中一瓶,好奇地询问道。“蓝色的。”他答。我一下子欢喜起来,蓝色的,像蓝色妖姬吗?我心里忽然涌出一股不可名状的奇异感觉来。就是她无疑了,我没有再犹豫,立刻付了钱。我像捧着宝似的,一路上战战兢兢地走。到了家里,我献宝似的,向妞妞炫耀道:“怎么样?我这花。”妞妞走过来,端详了一下,又漠然地走开了。我有些失望,冲着她的背影喊道:“蓝色的哟。”妞妞顿了一下,又往前走,终于没忍住,掉回头冲过来。我顿时喜悦起来。后来,我把它放进起居室里,又不放心;然后放在阳台上,又不合适;最后决定放进卧室里。整个下午,我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第一次养花吗?难免手足无措。”我自我解嘲了一番。第二天清晨,我们便回了老家。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留下了它。这一走就是七天,在这一段日子里,只是偶尔想起它,但过后便忘记了。这世间的离开,有时是不经意的。例如我与这风信子的相遇,谁能不说是一种缘分呢?离别总是伤感,伤感之后,说不定有惊喜呢?推开卧室的门,风信子捧一束花迎我,我禁不住喜极而泣。
作者简介:高小艳,河南济源人,小学语文教师,喜欢舞文弄墨。
审核:文子 | 责编:王芳 |编辑:陈丽 | 图片:网络本文内容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大河文学”(ID:daheliterature);首席法律顾问:河南凌峰律师事务所崔素芳律师,手机:13849531938;编辑微信:dahewenxue202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