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文章

神州诗歌报 ||| 神州放歌 ||| 【20210118】

神州放歌(排名不分先后)【20210118】
我在等 与一抹绿相遇
文/海燕(北京)
窗外。最远的距离
存在风和来不及盛开的云朵
我躺在床上
把白天睡成若干个黑夜
每次醒来,以为想起的片断
就挣扎着想飞。翅膀却扇不动风暴
从天空俯瞰一切隐疾,城市和村庄都病了
而黑夜。被蝙蝠撒开豁口
血迹顺势而下
直到在几枝梅花上退出自己
人群慌张的春
我在等
与一抹绿相遇
流淌在血液里的名字
文/海燕(北京)
举起伞。不全为了挡雨
找了一堆借口
告诉自己 慢慢走
来来回回。连石板的缝隙
也想要伸出手拥抱
苔丝。爬进心扉
流淌在血液里的名字
呼吸和雨水撞击后 渐渐复活
张嘴。喉咙长满水草
倦了 再也不会伸来一个臂膀
失语的夏天
我只是走进
你我都熟悉的小巷
无法打探春天
文/海燕(北京)
老牛走进水墨画
三叔的鞭子,打破
沉寂
春风落在门口。好多事
擦肩而过
阳光留下的味道
姥姥的粗布衫,补丁又厚了一块
旧事叠着旧事
那些水流向远处
小河的倒影
从来不说。迷失的
除了折断的翅膀。狗尾草的结局
也是谜。我无法打探
春天会在哪个地方歇脚
田野里
就生出野花和云朵
期盼沾湿衣衫
文/海燕(北京)
潮水漫延,你的影还在回忆里踟蹰
远方的旖梦早已攀上了青砖墙
阳光向暖,那只离别的兰舟
系着斑驳岁月,你,是否拟订好归期
海深沉的眸,缠绵着静谧的梦呓
思念的触须伸向江南的秋天
记得,门楣上的红灯笼
记得,一杯女儿红醉了如花笑靥
记得,那春花秋月遗下的一缕豆蔻时光
掌心里,攥紧三月杏花微雨中的承诺
我的期盼沾湿了你的衣衫
枫叶红了,海,也很温柔
只有,往事氤氲在文字里,芬芳如旧
消瘦的月光
文/海燕(北京)
渡口荒芜。青山
孤独了很久
说,来时有清风相送
消瘦的月光。想起
去年的春烟。沉入
水底的影子
枯朽成岁月。彼岸
一朵莲花。正好盛开
梧桐树下
文/周建好(江西)
看一只蚂蚁
如何把一大片树阴
一点一点地拖进了树洞
落叶的旋转
终没翻转夕阳
许多步履匆匆的人
正在树下飘过
雪是春天的摇篮
文/周建好(江西)
雪摇呀摇
摇出一枝梅花
这春天的引子
引得百花挤在春的门边
每一片雪花
都是一颗种子
植入残冬的地下
过不了多久会发芽
多少片雪花
就会开多少朵鲜花
破庙
文/酒客悟茗
菩萨把寺庙还给众生
和尚回家 善男信女走了
香炉冷清 尘埃覆盖佛像
蛇蜕皮 蜘蛛织网
梵钟哑巴了 猫头鹰来了
野蒿住进禅房
兵荒马乱的年月
乞丐过夜土匪藏身
狐狸出没
传说中有鬼有妖
神离开的地方
众生不可能放弃
他们跟进 占领
避风躲雨 客串居住
直到破败坍塌成为废墟
月黑风高的夜晚
菩提树没瞎 暗自开花
杜鹃鸟哭断了几根枝桠
秋日
文/酒客悟茗
谁此时孤独,将永远孤独。
—-里尔克
不想再沉默了
春天时没说出一句绚丽的话
已经到了十月 必须爆发
请允许我开出一树桂花
黄金的思想灿烂饱满有份量
地藏王菩萨 是时候了
把秋天搬进秘密库房
一边丰收 一边受凉
成熟意味着进一步接近死亡
采摘和收割都会留下疤
谁这时受伤 就是天下的王
谁这时孤独 是不想离去
别再飘泊 秋叶自言自语
小心翼翼 回归的脚步声细微
也有果子用力扑向大地
秋天不是玻璃 没被砸碎
一个陌生电话
文/石沉
一个陌生电话
陌生的声音
激活了那个已陌生的年代
一根无形的线
牵着时空倒退了五十年
在电话里顿时鲜活了起来
五十年不见的初中同学
在电话两头无法握手
只能握着电话说:时光飞快
快得让我们来不及回头
脑波急促地闪回
点开已经保存了经年的记忆
喂:以前一直没有向你表白
现在头发都白了
咳:现在我们都陌生了
其实陌生也是一种幸福
就像这次的电话一样
陌生得让人惊喜不已
这一年
文/心悟
这一年,风吹过江南到漠北
继续环游世界
吹落春花,送走了秋月
可怎也想不到
吹不灭一团魔焰
人们,努力的将嗓子
挂在高音喇叭上
念着驱魔的咒语
一次又一次
搖响醒世的铃铛
这一年
日子已接近大寒
日历在墙壁上琵琶发抖
多少疑难的悬念
还在等待时间的
解答
那里现在是荒场
文/李威
现在父亲家对面是一片荒场
以前是一幢三层旧楼
楼的一端旁生的大树
年纪与楼大约相仿
大树根深叶茂,紧紧笼住旧楼
千万条枝叶与楼体血肉相连
它们已经成为
不可分割的一体了
若早知这片土地的开发
终会半途而废
沦为一片荒场
又为什么
要将这与世无争的夫妻俩铲除
直到去年,它们临近消失
的最后几个夜里
还有灯光从枝叶间透出
仿佛它们一起回忆着
曾有过的宁静时光
我常想,拆迁机械
是先对树,还是先对楼下手
是树先倒,她的手臂
不舍的牵扯着旧楼
她的男人望着她
每一扇空洞的窗口发出无声的呼喊
还是楼先倒,悲伤的树
仍然紧紧攥着
零星的砖瓦
像攥着倒下去的男人
碎裂的筋骨和血肉
勇气是这样回来的
文/李威
芳藤老师有诗句:
悼念我和你的勇气
他们昨天去了今天又回来
谁没有过相似的经验
谁就不会对这两句诗久久凝注
是啊,我的勇气去过
我怕过,怯过,折中过,想跪下过……
是什么让我的勇气
昨天去了今天又回来?
是你越怯他越狠、你越让他越肆无忌惮的
恶,与蠢
我单位从不敢招惹是非的老陈
终有一天,遇一群城管
撕扯摔打一个带着小女儿的妇女的地摊货品时
他急刹自行车,暴喝:
住手!杂种!
自始至终,我握着他的手,两只手剧烈颤动
我知道我们的勇气
就是这样回来的
听说你最近过的不太好
文/何岗
那就到兰州来吧
即使是寒冬腊月
黄河之水,也没有郁结一丁点冰
依旧白浪逐波、高歌欢唱,还有
更好、更有趣的是
我有花,你来赏
我有果,你来摘
我有光,你来照
头碰头
文/何岗
儿时缠着父亲
爱做头碰头的游戏
清明节
跪在父亲坟前
想起这个事
我使出劲,怦怦怦
磕了一串响头
吓得妻儿们一跳
我却笑出了声

文/江北
变成云
变成星星
变成天空
变成雾和地平线
变成无法回溯的梦
变成远方和虚无
变成没有答案的谜和岁月坚硬的壳
变成视野外的秋叶和冰凌
变成永不开的花朵和幻想的果实
变成坚硬如铁的距离
变成宿命的偈语
变成此生不想解开的愁
变成最长的夜和永远穿不透的黑
变成咬牙切齿的思念
变成老死不相往来的决绝
变成转身低头的雨和恍惚逃避的风
变成沉默的时间和千山暮雪
变成陌生的我和你
变成自己也不认识的自己
祭母亲
文/田源(安徽)
今年的冬天,我翻着日历
寻找曾经丢失的麦子和长满黑瘤子的稻谷
独自在祖先荒漠的坟头上点火
取暖
所有的雨夹雪统统地赶来,下在这一刻
石碑上,大大小小的文字闪耀着尖锐的锋芒
母亲十月怀胎孕育了风声水声
却被一堆厚重的黄土割开
一个屋里
一个门外
一棵草燃烧着在勾画春天
洗刷孤寂的荒丘
灰烬下,我慢慢地起身,磕头,叩拜
然后抱着一坛酒
迈向老屋……
分手
文/田源(安徽)
每一个字都裹着雨雪
从牙缝里、袖套里、衣胸里……
放出一把把暗器。这暗器有的长了胡须
有的生出坯胎,还有的发霉
穿过走廊。挤向门口那狭隘的缝隙
屋子里,新生了呓语
幽暗的花点燃一堆炽热的篝火晚会
雪花在手心里怀念,忏悔的样子
渴望一只从冬天里逃亡的鸟归来
两座山峰不仅学会了对峙
胸膛里揣着铁石,打磨时光……
听云
文/丰桦
用心感知,浩茫之事
雨水如何现身空中,以云说法
看落日如何藏起山峦
阴影堆泥
白云总是神态安详
霞光自若。即使一场坐化
从闪电开始
雷霆棒喝,雨脚消停
这轻盈之舞
撒下多少晶莹的菩提子
白骨绣花,闪闪发亮的碎银子
镂空每一根枝条
以梦为马,长出新芽
无数天使在人间
幸福的时光是如此明亮
穿越千年,马放南山
投射在
陶渊明刚刚扎起来的
篱笆墙上
沸点
文/崇培龙
蓝色的火焰不断向上跳跃着
总幻想穿透某些东西
快速升腾的雾气
迅速弥漫开来
一下遮住了气喘吁吁的人生
疼痛的沸点
如头顶的炸雷
一声声虚幻成风
化为乌有
起风了
文/崇培龙
我理想的居所
一定要避风挡雨
我理想的家园
一定要欢声笑语
我理想的女人
一定要至死不渝
起风了
灰蒙蒙的尘土
漫无目的地飞扬
飞扬……,
飞扬
雪荷
文/漂流瓶
晨钟暮鼓,行进在辽远中
努力也寻不见曾经的青葱
耳边响起风声,来时路径
雪花掩埋马蹄,俯首一梦
蛙鸣蜻蜓,串起青春岁月
出水芙蓉,被风干了笑容
瘦弱的躯体任凭刀剑相迎
灵魂,游离在寂寥的长空
祭奠以寒山寺的木鱼声
青莲红荷是走远的云影
江南那迷人的一帘幽梦
扯疼了行色匆匆的青藤
雪是洁白的思绪
凝眸万里冰封
仰视兵马山
文/赵华奎
那年我在山下制沙盘,操练兵马
风从头顶掠过,每一句口令都掷地有声
来自一个黑脸膛的男人
众多辎重隐蔽在兵马山里
石头一样色彩
我从它们身旁经过时,隐约看见一些光
那是钢铁前伸的刺,直挺挺地
我时常会利用迷彩伪装自己
利用夜色掩护,穿插进一个露水清晨
太阳从地平线上弹跳而出
看我和一群士兵兄弟突向高处,喊山
仰视或倾听。满目松林也在山坡上陈兵
林涛阵阵
呼应我们的呐喊声

文/回风舞雪
祖宗 很久很久以前
就在这里
絮絮叨叨叨叨絮絮
重复着一桩事
我在暗黄的油灯下注视它
它或叫它们
闪着微光
仿佛整个星空朝我坠下
寺院的晨钟响起 很远
很远 很远
穿过每一朵雪花
似乎都跨越一个世界
雪花在天地间洋洋洒洒
钟声在大雪中悄然释放
谁在钟声下肃穆
禅和子在雪地里寻找
各自的法身
远山近瓦
鸽子时而掠过 同雪共舞
硕大的青砖堆起的古塔
坐化成石
默然 寂静
那个绕塔不知疲惫的心
大雪仍在谁的眸子里 飘
扇子徒不去的白雪
是我本来的面目
无需攀缘的高度
是你无法藐视的距离
伤痕
文/钱智伟
惠山文物古迹区出口处
牌坊上的题刻失踪半个世纪了
庭院墙上有块石刻,淡出淡入
“国子监……助教……”
中央一座亭子,没有匾额
亭子内石鳌被斩首,碗大的疤
“回来!回来!”喊了几十年
不是申公豹。留下的半截“强项令”
背上驼着的碑在流泪,泪流干了
道道沟壑。同游的三叟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是我,双手护住自己的脖子
发凉,肋骨一根根痛
大家一起抬头仰望旁边的那棵参天古樟树
几百岁了,一声不吭
古银杏
文/钱智伟
惠山寺大同殿门前
有雌、雄两棵银杏树
六百多年了,和听松石一起听松涛,听诵经
那一年破四旧,寺里佛像推倒了,砸碎了
僧人驱散了,回俗了
我当时才八、九岁,看见有个疯和尚
拄着拐杖,持钵讨饭,给人看病
大人说,作孽呀,惠山寺的
那棵母树受不了惊吓,慢慢枯死
留下的这一棵挨到了今天
寺院恢复了,香火旺盛
在母树的地方修建一座亭子,挂一口大钟
公树雌雄合体,结起一枚白眼果
寄畅园
文/钱智伟
三个老叟在嘉书堂喝茶
锦汇漪是面镜子
对面的锡山龙光塔来照镜子
二泉串着八音涧佩环叮当也来照镜子
知鱼槛半个脸照在镜子里
我看见长廊六角亭里有人对弈
一个黄袍,手足无措
一个和尚,随手漏棋了,投子
赢棋的不笨,照照镜子,取笔书:郁盘
传人将镜子复制
带回紫禁城去
终是我错了
文/乐羊子(山东)
设想花朵开满前方的路旁
等走近了
那里却只有狗尾草,一丛连接一丛
失望以及莫名恐惧占据内心
渴望得到而未得到的五彩斑斓
扼杀了我对眼前盎然生机的欣赏,以及应有的幸福感觉
终是我错了
没有预先埋下花的种子
草籽却趁机发芽并疯狂生长
而我却异想天开,想象着
鲜花在风中摇曳
等候我的到来
珍珠与草芥
文/石沉
已记不清哪本教科书
把诗歌定义为文学皇冠上的珍珠
许多文学的虔诚者一直虔诚着
许多人做着许多梦
在膜拜的气氛里膜拜
在诗意的季节里诗意
也说不清什么原因
有些人觉得诗歌如草芥
随意地种下
随意地薅去
以翻耕的牛自居
翻出了许多土下的草根
突然让我想起
“鹬蚌相争”的成语
是不是可以作为一个佐证
诗歌之争
它与珍珠有关
还是与草芥有关

神州诗歌报团队
编委会名单:
主任:带刺的玫瑰副主任:水土 韩生明编 委:韩生明 清心如云 透过窗户的阳光 未弋哑榴诗志不移 带刺的玫瑰水土秦本云 肖广学上官华韵 紫灵 江从超何岗 素峰 小星星 海渡苇璁 不憨 故园情思千山暮雪砚小鱼古道长安 陈永明 李富元
社长兼总编 :带刺的玫瑰
荣誉社长兼执行总编 : 水土
荣誉总编 :韩生明
副总编:上官华韵
副总编:禅心牧云
诗词书画室主编:不憨
诗词书画室副主编:砚小鱼
临屏一室主编:禅心牧云(兼)
临屏一室副主编:紫灵 江从超 哑榴
临屏二室荣誉主编:上官华韵(兼)
临屏二室主编:小星星
临屏二室执行主编:海渡
临屏二室副主编:故园情思 千山暮雪 苇璁(兼)
临屏三室主编:古道长安
临屏三室副主编:陈永明
总编办主任:苇璁
外联部主任:张淑珍
制作:刘飞 Miracle
====================
《神州诗歌报》投稿须知
1.神州诗歌报坚持传播正能量。坚持以文会友,以诗会友原则,共同营造开放自由的创作氛围。为诗友提供专心写作的纯净平台。欢迎各界文友参与写作投稿。格律诗词与书画作品可加入”神州诗歌报诗词书画室”同题写作,也可自由投稿到该群。现代诗可参与各临屏创作室(临屏一室、临屏二室、临屏三室)同题写作,也可自由投稿。同题写作和自投稿经编辑初审、创作室二审、总编三审通过后,由神州诗歌报所属《神州诗歌报》或《神州文刊》统一推送。创作室从优秀作品中将挑选部分精品佳作点评推送。神州诗歌报不收取群友任何费用。如果出现给作者的打赏金,20元以上50%作为稿费以红包形式发送作者。50%留作平台运行基金。20元以下的不发作者。阅读量达500人次者,平台将发放50元奖励红包。阅读量达1000人次以上者,平台将发放100元奖励红包。
2.如作者投稿中有明显错误,编辑有建议修改权。凡不愿接受修改者请事先声明。神州诗歌报对是否采用来稿有最终决定权。
3.神州诗歌报不接收与政治和宗教等有关的敏感话题来稿。不接收含反党反社会言论内容来稿。不接收含谣言或不实言论来稿。不接收含有关涉及国家机密来稿。不接收有违公序良俗的作品。
4.投本群作品原则上要求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涉嫌剽窃抄袭他人作品的,请自行对原创作者公开道歉。来稿者,请提供作者简介及照片,同时加主编微信,以便稿费的发放。
5.积极宣传本平台的作者优先发表作品及赛事的推荐。
6.在平台担任职务,为平台出力者,作品及赛事也可优先推出。
7.所有来稿作者请关注平台,作品发出后将全部发至群内,忙时将不会私发给作者。
神州诗歌报
免责声明:本刊刊发作品,不代表本刊观点,如有文责,作者自负。
本刊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不当,请联系本平台删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微信:NYCBSJSP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