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散文

【来稿选粹】韩剑锋|?一扇窗的距离

新锐散文
情怀温度
情感,思想,
角度,视野
一扇窗的距离
我坐在窗内,风景在窗外。窗内的世界是我的,窗外的世界不知是谁家的。人喜欢群居,或许生来内心就是孤独的,那些杂乱的情思如盛夏在荒野飞舞的萤火虫,在弥漫的夜色里肆意穿行,明明灭灭。有段时间,我很迷恋窗外天穹的星光,爬到山顶去拍摄银河,固执地认为那是从灵魂深处剥离出来的光芒。他们说不是的,那些都是庞大的天体,我无法阻截,只能在窗外,等待春天重新着色后,从归来的雨燕嘴里说给我听。天地太大,我太渺小。我怕自己找不到支撑的落脚点,于是在这个世界的空间里,找到一个地方,划下一个小小的格子,来安稳自已的灵魂。我开了一扇又一扇门,那是我身体进入的地方,一进门就把那些门扉都关上锁定,不会虚掩着,一个陌生的人或是一阵陌生的风贸然进入,都会让我的身体感到不安。我不想让人或是风一目了然地看见我屋子里的模样,打扰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生活状态,如果这样,还不如不要了这门户。门关上了,但房间里肯定得开个窗呀,或大或小,或圆或方,可以是棉纸糊的,尼龙布遮的,甚或是铝合金玻璃的。把窗打开,我的灵魂就可以透过这个小小的窗户来揣摩,感受这个世界。在晨光还斜着的时候,刚从山边上来的阳光会直直地从窗户进来,循着窗帘的空隙,照亮房间的一角,从进来的时间和长度,我可以判断窗外的时令,从阳光的颜色,我可以揣测季节的心情。夜深的时候,月光也会从窗户偷偷探个头,看看窗内的我,那基本是在满月的时段。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闲坐窗前,翻到秦观的这首《浣溪沙》,有淡淡愁绪,却是笔意轻灵,如清风拂面,语言清丽,意韵无穷。时节已快到小寒的节气,我想这淡淡的意境一定也是在从前的这个时令,窗内的人看着窗外的景色用心感受到的。他当时一定是坐在“宝帘闲挂小银钩”的雕花床前靠边的那个花窗上,打开了一扇或是两扇花窗,临窗有一株霜打的芭蕉或是一丛待放的腊梅。窗外是氤氲着轻烟的水面,飞花细雨,密密地,却又轻轻地,恰似那窗内人的心境,所有的惆怅都与漫上小楼的轻烟纠缠在一起,细密,迷蒙,说不清道不明,如雨丝一样无边无际。那时的他是自已的,那些愁绪从窗户涌进来,进入了他的灵魂。古时的夜比现在的夜干净多了,窗外没有高楼,没有车流,没有霓虹,有的是淡淡的远山,淡淡的轻烟,正适合淡淡的思绪。我应该也在许多窗边坐过,透过窗户眺望审视着窗外的世界。窗外的世界能满足肉身的流浪,却不适合灵魂的游离。我小时候坐在家里的土房子里,窗户不大,窗边摆一张八仙桌,正好可以做作业,透过宽厚的木质土窗,正面看见是前山的竹林和杉树林,间杂着一些梧桐和杨树。一阵雨后,瓦檐水帘外,塘后那边山如青黛,雾气弥漫。我在白洋渡边读书时,一段时间坐在窗边,窗外是宽广的武义江,江堤上植满了高高密密的护堤树,我至今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树。梅雨时节,滔滔的江水浊浪滚滚,浩浩荡荡,全然没有平日里的清丽温润。我现在坐着的窗外,是小镇的太平街,窗外是电信公司矗立地高高的铁塔,屋顶飘着红旗,一到傍晚,成群的归鸟就会围着铁塔忽上忽下的盘旋,变幻着队形,如同大海里被猎手追逐的沙丁鱼。不远处是正在开发的“柳城水岸”楼盘的塔吊。街道上那些曾经满枝杏黄,被上次来的风带走了,只剩下光光的枝桠。那个整年坐在对面算命的老先生,还在等待卜别人的命运,戴着厚厚的帽子,拢着袖子,半睁着眼睛,其实他看不到,于他而言,有窗户和没有窗户一个样,他只能靠风的停留和阳光的强弱来判断外面的世界,日出而来,日落而归。
夜晚,坐在朋友的茶室里,煮上一壶茶,透过窗户可以隐约看见那个叫做白水的瀑布,那块丘陵状的茶山,茶山上的小草房,去年新装的桔红色路灯,从白马下村一直蜿蜒到西溪边的太平门城楼,融入小镇的迷离夜色。柔和的灯光落在田野,静谧地流淌过残荷的枯叶,撩拔着我的心弦。阵阵夜风中,路边那丛丛的竹林随风摇曳,沙沙声在耳畔缭绕。这些天夜晚的气温有些低,但风并不大,山边已经初现月的光辉,我突然感觉到,这是一个可以媲美旧日时光的干净的夜。“灯火伴空斋,恰似故人亲切。无意开窗却见,好一天明月。欣然启户下阶行,满地古槐叶。脚底声声清脆,踏荒原积雪。”顾随如此感叹。他应该也是在某年冬天的某个晚上,温了一壶酒,捧了一本书,抬头看见窗外的那轮明月,趁着月色踏上落叶积雪,窗外的一切都是安静的,月色为它们染上了一段纯正的清雅。正如今晚的月夜,但是我没有勇气踏出野外,只能从窗户远远地眺望,看看窗外朦朦胧胧,闪着快乐的月色,任性地在田野里洒着清辉。天那么高远,我伸手触摸不及,可是月色却是如此的近,泻下一地的白月光。我想让这月色透过玻璃窗户笼罩我的脸颊,头发,这样我也成了夜色中流动的岁月。在茶的气韵中,我的灵魂飘出窗户,在田野里长出了花草树木。我啜一口茶守着那扇窗,想着在窗前走过无数个日日夜夜,每次抬头,看看窗外的月亮,就想找回一些曾经失忆的,来点亮心中的那盏灯火。
窗外,有时艳阳高照风轻云淡,有时飘着蒙蒙细雨,窗内的人在无声的雨点里思绪飞扬,听阶前的梧桐落叶,听田野里的残荷雨声,听那湿湿的桃花、梨花微微绽放的声音,用指尖触动温柔散发着馥郁的花香。那些艳丽素静的色彩点缀着窗外,总是不由自主地要折回一些插到瓶子里,放在窗台前,引诱那些自然动听的声音来到窗内。站在窗前,目力之及,远山处一抹红彤彤的晚霞红黄青渐变,忽而像一匹飞马,忽而像一条腾龙,忽而像一把流沙。夜色用最纯的黑色修补着岁月的罅隙,亮着灯火的窗内人在繁华落尽后沉醉在一个人的清欢里,一壶茶,一杯酒,一支烟。风卷寒云暮雪晴,江烟洗尽柳条轻。檐前数片无人扫,又得书窗一夜明。拉开窗帘推开窗,夜色如水。窗外一些人离开了,在月色中回到窗内。月光跟着灯火落进窗内,丢进了窗前的那束花影。像一树海棠遮起半边羞怯的脸,激起夜色的柔波,轻声散开在涟漪的心上。那些被秋风吹皱的时光啊,一直在窗外徘徊。漫步过春夏秋冬,醉眺过东窗西窗,才知人世间就是窗内窗外。这些天清寒的早晨,太阳像一位沉稳的老者会缓缓升起,那些瓦上覆着的厚霜,在阳光下一点一点消融。明媚的阳光斜斜地射进寒冷漫长的冬日,温暖着。朋友在拍摄一个窗外风光的主题,框架式构图,有各种各式的窗的样式,窗外是各种各式的风景和人。我说,这是个好主意,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看世界的窗户,即便是那个看不见的算命老先生。窗内有酒有茶有思绪,窗外有青山有绿水有白云,窗内的我一天天老了,窗外的世界一天天新了,绿了。
作者简介:韩剑锋,爱好摄影、写作,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新锐散文请支持如下稿件:人性之美、大爱情怀、乡愁、
亲情友情爱情、生态情怀、性灵自然等。
投稿邮箱:
hebeilli@163.com
合作纸媒:西岳评论散文版
主编:云起
微信号:buxiangxin6666
顾问组成员
(排名不分先后)
王士敏 王友明 李东辉 蔡汉顺 李锡文马明高 丁尚明 高丽君 周 海 张道德
责编团队
(排名不分先后)
荆淑敏 马明高 吴云峰 李锡文李佩红胡安同 蔄红伟苏小桃 黎 乐 高丽君 赵 阳 袁明秀 邓贵环 周 海 李慧丽
新锐散文∣一个纯净的公众号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投稿、商务合作,请联系主编。苹果手机用户可按下面二维码打赏作者
苹果手机用户长按二维码赞赏作者
扫码赞赏请留言注明作者姓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