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优美散文

灌河文学 · 小说 | 羊白:和往事干杯

和往事干杯羊白
没错,俺是个耿直泼辣的女子。上大学那阵,俺自认为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对追求俺的小男生们不屑一顾。总以为有白马王子在前方的某个拐角闪身而出,等着俺哩。参加工作后俺才发现,白马王子兴许有,但无固定场所呀,到哪里才能碰到?身边追求俺的人倒是不少,可俺总觉得差那么一点。后来俺才发现,爱情也讲先来后到,俺看上的,人家美女已捷足先登。大苹果红苹果被人挑走,俺想筐底总该还有吧,不紧不慢拨拉下去,竟然是一个不如一个。关键是俺心里不服气,不甘心,有点较劲的意思,一晃眼,就大龄了,不折不扣地成了剩女。
俺不急,可父母急呀。忧心忡忡,发动亲戚朋友给俺介绍对象,劝俺去相亲。俺从心底里鄙视这种老派的做法,好像自己没人要似的,要插标贱卖。父母劝,老派的东西不见得就不好,老派婚姻幸福的也不少呀,见个面又不损失什么,面广了自然概率高,缘分这东西,是要碰的。
俺不想为难父母,相便相吧。其间有几个看上去不错的,处的过程却让俺大跌眼镜。结果相亲无数,却败了胃口,越来越没感觉。
这不,三八临近,市妇联要牵头组织一场大型的相亲联谊会,电视报纸上皆做了宣传。对于此类菜市场式的相亲,俺觉得荒谬至极。可父母三番五次把报纸压在俺的床头,俺心里五味杂陈、感概万千,想想真是岁月无情呀,俺这个昔日的掌上明珠,不知不觉间竞成了家里的难题,把父母弄得如此小心翼翼、愁容满面……俺实在是不孝啊!想到这些,俺心里忽地腾起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菜市场就菜市场吧,俺倒要看看,最坏能坏到什么程度。
俺打起精神,来到联谊会现场。好家伙,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比招聘会还热闹。俺脸上一阵烧,顾不上羞怯,大义凛然地闯了进去。  俺发现,这里面居然还有老人。很快俺明白过来,这些左顾右盼满头华发的老人家,不是为自己的夕阳红,而是为子女前来参谋助阵或代劳的,有位大妈,手里干脆拿一沓照片,见人就发,其执着又徒劳的样子让人看着心里发酸。
俺不忍目睹,匆匆往人少处走去,找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来。俺要仔细看看这芸芸众生——这就是俺目前的处境呀,惨不忍睹,也得看啊。
这一看让俺吃惊不小,会场里的女的竟然比男的还多。男的大多是剩男,女的则未必是剩女。二十出头花枝招展的女孩不少,显然她们有备而来,参加应聘似的,一副斗志昂扬积极进取的架势,看到不错的男士便大方地冲上去。
如此一来,稍微像样点的男士,被美女包围起来,形成一个个局部的漩涡。俺坐不住了,心里无限凄凉。老实说,看上去顺眼的男士不是没有,可俺不想和别人去争抢。俺想立马走人,免得自取其辱。
俺刚站起来,一个肥头肥脑的大叔从一堆美女里冲出来,挤到俺面前。大叔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衣着考究,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他绅士地笑笑,直截了当和俺搭话:“你看着好面熟。”
对于此类老油条,俺才不怕呢,不客气地怼他:“你不觉得俗套吗?”
男人说:“不俗,真话。”
俺说:“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男人说:“你是来找对象的,我也是来找对象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俺想也是,大家为了神圣的共同目的到此单刀赴会,都不容易呀。便不再怼他,看他接下来要怎么说。
男人笑眯眯地说:“你看我怎么样?”  俺差点被噎住。这也太直截太露骨了吧。这大叔可真够自信唉。他如此张狂,俺反倒轻松了,不吱声,看他接下来又能说什么?
男人开始滔滔不绝:“你别看我胖,以前是个瘦子,身体素质老好了。年轻时不懂事,见美女就想追,不追就像是要输给别人似的。到后来美女没追到,年龄不小了,只好退而求其次。结婚才发现,容貌算个屁,日子过不来那才叫遭罪。三天两头吵架,打冷战,把双方家庭弄得鸡飞狗跳,那才叫痛苦……后来好不容易离婚,以为可以重新开始,却一直遇不到合适的……我现在开家小公司,月收入上万,有房有车,条件没说的。”说到兴奋处,男人豪迈地胸口掏出一个小本本,并嬉皮笑脸地说他掏出了他的心。我仔细一看,是离婚证。他大大方方地递到俺眼前,让俺验明正身,意思他说的句句属实。
俺顿时懵了。这也太土豪了吧。但另一方面,虽然赤裸裸得吓人,让人不好回应,倒也算诚恳嘛。
俺也就开诚布公地对他说:“我们不过初识,你这底也交得太早了吧!你就不怕看走眼,再入泥沼?”
男人说:“不会,我了解你。”
“你了解我?”俺嘲笑道,“我都不了解我自己,你有特异功能呀!”
男人知道俺在讥讽他,却不在乎。反而热情更高涨了。
他说:“我确定。我了解你。”
俺苦笑,不想和他再啰嗦,拔脚便走。
男人说:“就凭你刚才说话的语气,我确定。你大概忘了,你刚参加工作那阵,追你的人多,我就是其中一个。有天晚上,在天汉酒吧……你好好想想。”
俺吃惊地停住脚。时间太久了,就像是隔世的迷雾,俺已记不得那些追过俺的人了。那是俺最风光的时候,心里还有白马王子,还有非分之想,还有一个女孩应有的骄傲……既然对方说的头头是道,如此肯定,兴许,他真的是俺青春里飞过的一只蜜蜂吧。
可——这——难道不是讽刺吗?——难道也是缘分吗?
俺看着眼前这个发福的男人,不由得热泪盈眶,有一种时光交错和往事碰杯的悲壮!

有一种时光交错和往事碰杯的悲壮!
干杯GANBEI
作者简介
羊白,笔名 。汉中市作协副主席,汉中诗歌研究会秘书长。文章见《青年文摘》《读者》《意林》《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有诗集《上帝给我纹了身》,小说集《祖母绿》《左右人生》,散文集《一棵树长成不容易》。居汉中。
1

扫码关注“灌河文学”

扫码阅读《云梯关》电子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