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欣赏

丹凤晒晒‖送你一把狗尾巴草(海俊诵读)

红土覆盖的南山突然间多了一块墓碑。
上面有一张娃娃脸。短短的头发,灰白色的笑容,隶书的“战友秦小山同志永垂不朽”这11个字,像一把把剪刀,吞噬着郎晓燕的心房。
郎晓燕捧着一把狗尾巴草,久久地站立着。这是一把籽实饱满,近乎枯萎的常见野草,此时看起来是那样的朴实,可爱,就像初遇时的他。一场暴雨过后,脚下的泥土,有点松软,空气里,有股潮湿的气息。
郎晓燕在心里和他说话,热烈而又痴情。她相信对方一定能听得懂。一阵山风吹过,她的红衫子飘了起来,像一团抖动的旗帜,迷人的,火热的。然而他,终究是看不到了。
郎晓燕是b城缉毒稽查队大队长。秦小山刚从部队转业,分配到这里,成为她的下属。小伙瘦高个,娃娃脸,一见到她脸就红,说话就结巴。她注意到他。在每次的训话和报告时,眼睛都会有意无意的扫过去,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甜蜜感。
背地里,人们戏称她是缉毒一枝花的。马上快30岁了,还在边城的一角跳着酒醉的探戈。好多企业老板和大干部,都和她接触过,得出的结论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谁碰谁死。
通过和秦小山的几次接触,她小小的城里,竟然有了暗香涌动。
秦小山来自山城重庆的一个农村。家里大小兄妹共计五个。他参军,完全是为了想减轻家里的负担。在部队里,他任劳任怨,顽强拼搏,擒拿格斗,骑马射击等技能样样都领先一步。他的梦想是像煤块一样燃烧,实现自我价值。
郎晓燕和秦小山经常有对手戏。每次出任务,她就挑选他,也许有一点私心在里面。从生活上,她会呈现出女性的柔弱来。
“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郎晓燕板着脸说。
看着他乖乖地拿了自己挑选的卡通毛巾,或者拆开她叠好的被褥里,心里充满了一丝小得意。他们通过默契的配合,在没有硝烟的战场,完美收官,为b城的安保工作谱写了一曲曲赞歌。
这次,他俩化妆成一对夫妻,去z城执行和毒枭的毒品交易任务,并且试图一举拿下全部罪犯。
通过秘密抓捕的毒贩四毛供认,他负责两国人头联络,疏通关系。邻国有一特大的制毒贩毒集团,将我国的z城当做桥头堡,暗中渗透,这里已经成了毒品空运走廊。
在走之前,郎晓燕带着秦小山去了一条叫竹啸沟的深沟里,作封闭训练,以应对突然出现的问题。
他俩一边走,一边说些轻松的话题。
事实上,面对每一次任务的不可知性,必须提前写遗书的。 只有平安归来,从那间草绿色房屋的桌斗里,取出自己的遗书,才代表自己是活着的,是安全的。
所以,他们尽量不触碰彼此的深层世界。
郎晓燕望着秦小山那张娃娃脸,有时真想把他的手放在胸前,然后说出每次遗书的内容:“小山,我爱你。这次,如果是我光荣了,也要让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像藤和木棉树一样缠绕。”
但是,她忍住了。她的心理素质和自制力很高。郎晓燕甚至觉得,真正的爱,是不用说出来的。万一被对方拒绝,大姐大的脸将搁置何处?这种甜蜜的痛苦,让郎晓燕总是柔肠百转,梦如蝴蝶,翩翩不已。
突然,秦小山跑向一块巨石头旁,抓了一把翠绿色的狗尾巴草,捧在胸前,偏着头问:“郎队,你知道这个吗?你喜欢吗?”
郎晓燕故意摇摇头。
她知道这种草的名字叫狗尾巴草,是乡间最俗,最普通的草。小时候,经常采摘的。插在鬓间,扮作新娘子。 她之所以摇头,是看对方的反应。她习惯了通过对方的言谈举止,作心理研究。
“这叫狗尾巴草。毛茸茸的,不娇媚,很朴实,是我的最爱。送给你,希望你也喜欢。” 秦小山红着脸,将狗尾巴草交到她的手中。
“你说话不结巴了啊。”郎晓燕轻轻地笑着。
“如果,我有那么一日,请你,为我献上。”
她赶紧去捂小山的嘴,“快些说,呸呸呸。我们一定要平安归来。”
小山点点头,猛地转过身来,拥抱了她一下,讯速地跑向了深处。 “这个家伙!胆肥了啊。”郎晓燕轻轻地嗔骂了一句,随即,一朵红云爬上了脸颊。
有了四毛这个家伙引路,他俩成功的打入了敌人内部,并且取得了对方的信任。在双方毒品交易成功,正要发出收网信号时,四毛从山上滚了下去,跑了。郎晓燕打了一个手势,自己去追捕四毛,秦小山和战友们一起负责抓捕其他涉案人员。秦小山犹豫了一下,还是服从了。
往事不堪回首!
郎晓燕清楚地记得那天,她单身去追捕四毛。四毛箭一样,窜向丛林。她独自穿梭在丛林中,黄昏时,那个身影慢慢地不见了。她的眼前有无数的金星在闪,这一定是饿晕的缘故。突然,一个爬步,掉入了猎手安置的陷阱里。她的脚被夹住了,一时三刻,不能安然的爬出来。 慢慢地,她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郎晓燕身上缠满了柔软的葛条,被绑在了附近的树上。她的上身赤裸着,露出了鼓鼓的乳房,一帮歹徒不时的上前抚摸着,揉捏着,发出阵阵的淫笑声。
“你们说,我们睡了这朵军中玫瑰,会怎么样?”
“大哥,下命令吧,兄弟们都等不及了!”
“为我们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割了她x!”
一个歪嘴拿了一把牛耳尖刀,狞笑着,走了上来,“我要挖出你的心,给弟兄们下酒。”
郎晓燕一口唾沫飞过去,然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多看一眼这些人间罪恶,就多一点痛苦的记忆。
突然,听到歪嘴一声惨叫,郎晓燕睁开眼睛。歪嘴的脖子上扎了一把小刀。枪声四起。原来是救援小分队到了。
秦小山一边解她身上的绳索,一边着急地说:“队长,我们来迟了。”
“转过身去!”郎晓燕想起自己上半身是赤裸的,厉声说道。秦小山闭了一下眼睛。
在这一刹那,危险发生了。一颗罪恶的子弹射来,打向了秦小山的肩膀。秦小山转过身,准备搜寻敌人时,又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胸部,不一会儿,他的衣服就成了红色的。血像泉水一样涌出来。
待到胜利结束时,郎晓燕趴在秦小山的胸前,不停地哭泣着,而他本人一句遗言也没说,就闭上了眼睛。永远地,和郎晓燕告别了。今生今世,她再也看不到那憨厚的笑容了!
无论自己是多么地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然而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有木棉花,就有罂粟花。有相聚,就有分别。而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还没有告白。一段恋情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两个人,像两条平行的铁轨一样,奔跑在不同的路上!
两个月后,郎晓燕的天空渐渐有了云朵。
8.1日,是他离去两个月纪念日。她穿上了最靓丽的衣衫,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画好了妆容。她在网店搜寻一束洁白的兰花时,才知道花是不能随便送人的,是有花语的。有的,代表炽热的爱,有的是无法忘怀的初恋。有的,则是猛回首,已错百回。
她输入了“狗尾巴草花语”,几个字,弹跳出这样一组意思来——暗恋。无法说出的爱。
暗恋?她猛地心头一揪,慢慢地,郎晓燕明白了。
也许,秦小山暗恋着自己。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为什么不说呢?她咬着牙,反问自己,就像秦小山正站在面前聆听一样。
丹凤晒晒:陕西商洛人,70后,网络写手
【主播简介】张海俊:女,内蒙古包头市退休教师,全国十佳银龄朗诵家。追求文字与声音的完美结合。传送正能量。
获得证书:中国诵读学院《现代汉语艺术》教师资格证书;《全国艺术特长生认证委员会》考官证书;悦读东河会员。《包头鹿城诵读会》声韵导师。
晒丹凤,你也可以秀
文学顾问:孙见喜木南东篱 丹竹
主编:丹凤晒晒
责编:方子蝶张芬哲白月光曹苌茳
校对:邻家小妹 七月未笺
自媒体支持:淮安文学坊 无言年华
温暖相见 家在商洛
大乾州 新新文学
力荐悦读 松风阁语
陕西文谭 往事余味
平台往期作品阅读:
丹凤晒晒‖一只独立独行的猪丹凤晒晒‖张非(小镇人物之2)丹凤晒晒‖初见芳草地丹凤晒晒‖宣纸上的牡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