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美文

西安◎李婧 | 一碗浇汤面

青春|唯美|深情|精短
标题|一碗浇汤面
作者| 西安◎李婧
专栏 | 丽人新作
首发 | 文艺轻刊

老公祖籍咸阳乾县,结婚十年了,逢年过节没少吃他家乡的浇汤面。
听公公讲,过去农村生活艰苦,这种面平时是吃不上的,只有过红白喜事,主人才会做这种面来待客。农村席面上客人在一张方桌上落座后,主人就用食盘端上九个盛放着面条的细瓷小碗,热气腾腾的汤汁上漂着金黄的鸡蛋皮、碧绿的葱花和银丝般的面。
吃了面,汤是不能喝掉的,必须再把汤倒进大锅里重新烧开添加作料,然后再捞面,再浇汤,如此反复使用。关中人也把这种面叫“憨水面”,也就是口水面之意。
那会奶奶还健在,一到重要节日,她就在厨房下面调汤,姑姑婶婶们就在厨房和餐桌流水线般的传面接汤。
乾县的浇汤面和西府臊子面不同,讲究个汤宽面细,第一次吃的人会被排兵布阵般的碗惊得无处落筷。吃上这碗面是很费人力的,看见长辈们跑前忙后,我吃得窘迫极了。
后来,奶奶走了,换成大姑调面,爷爷那会已经不能动弹,还有严重糖尿病,但每逢吃酸汤面,公公都不会限制他,一定也给老爷子端几碗面,斟一杯酒,点一支烟。公公坐在轮椅旁,像照顾小孩一样给爷爷喂饭。由于长期卧床,爷爷的吞咽功能退化了,吃面的时候会像小孩一样汤水流的到处都是。公公就一边耐心的用嘴把面吹凉,一边用手帕给老人拭去嘴角的汤汁。那一刻,我依稀看到了五十多年前,在乾县农村的老屋里、石碾旁,一位年轻的父亲正在给年幼的儿子喂着浇汤面。
后来两位老人都走了,大家庭也很难聚在一起,酸汤面又被公公搬回了我们这个小家。每次做面,他一定一大早起来,摊蛋皮,切白菜心,调面汤,一招一式充满仪式感。想必他每调一勺盐,每旋一滴醋,都在极力回忆和复制着他母亲的味道。
如今我和孩子们坐在餐桌,婆婆传面接汤,老公不忘嘟囔着:“爸,你给娃的肉也埋太多了吧,就跟当年奶奶给我下的面一样”。现在明白,有人给你调面传面是天大的幸福,这不光是一碗面,也是一种爱的传承。
作家档案
作家简介:李婧,女,1985年生,陕西渭南人,西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现就职于陕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
主 编:许 仙 副主编:白素贞
编 辑:罗米欧 编 辑:朱丽叶
长按或扫码关注我们
本刊图片来源于网上
▼往期唯美作品回顾▼孟之舟|等我老了,我去天堂找你
苟飞燕 | 那些岁月,那些人
莫岚 | 你我心手相连
坦克兵 | 相约于“静”
素心 | 爱情,在梵音之上
投稿指南
投稿专用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