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美文

哭嫁,一个男人出嫁的故事(知青生活-连载11)‖ 作者:莫善贤|诵读:阳光晓溪【第191期】

哭嫁,一个男人
出嫁的故事
图文:莫善贤|诵读:阳光晓溪
男人,怎么会出嫁呢?回答是有的,当地农村有当上门女婿的婚俗习惯,也叫入赘。生产队里有一个姓黄的青年,父亲的成分是地主,但已经死去多年。虽然黄家在生产队里是“名门望族”,有好多黄姓的人,都是贫下中农,在成分问题上是绝对不能含糊的,谁也不敢接近他。这样,他基本上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他长相蛮好,有一些农村的看家本领,做木工、做农活都是一把好手。他的父亲死得早,母亲也早已改嫁。他从一个孤儿,慢慢地成长为一个青年,一个好劳动力。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地主成分的黄文采就是找不到对象。在讲阶级成分的年代,地主成分就是阶级敌人,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哪个女青年愿意嫁到专政对象的家庭里当媳妇啊?当时,生产队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不成文的规矩,条件好的男女青年都在本生产队谈对象。我们生产队里各大家族互相联姻的情况比比皆是,亲戚关系尤为复杂,七大姑,八大姨的。这些,似乎与这个黄家青年无关。
那时还是比较时兴摆酒的,无论红白喜事,都要摆上几台。酒席喜事正日的前夜叫杀猪夜,主家是要杀大猪、宰鸡宰鸭,招待亲戚朋友的。亲戚朋友则提前到家里来送礼。酒席不会太奢华,按照那时候的经济环境和消费水平,也奢华不起来。用的是八仙桌、八角碗,自己村上有大厨,齐心协力,酒席就办起来了。都说是“十大碗”,扣肉、芙蓉酥等菜肴是肯定少不了的。至于酒,也是必备的,大多数是喝农村的“土茅台”,自己熬的农家浊酒。这回,这个上门女婿的“婚嫁”不摆酒。一早,黄家的亲戚们就来帮他整理“陪嫁”的礼品,他自己准备的“陪嫁礼”多一些,一些亲戚送来了暖水瓶、镜屏、锑锅等生活用品。自己给自己送“嫁妆”,还是比较罕见的事。不知道是哪位“先生”看的时辰,发亲的时间快到了,一时间人们忙碌起来。“哭亲”开始了。一个大男人,在亲戚的陪伴下,声泪俱下地嚎啕大哭。他在哭对家乡的不舍,在哭对族人,对亲戚的感激,也许,此时的他真是百感交集。
那些“伴娘”们左右不离地跟着他,拿着茶盘,一一给亲戚们递烟递茶。接到茶的,都会象征性的把茶喝下,并随手递上红包,以表示对新人的祝福。上门女婿的心情是复杂的,他就要离开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就要离开与他相依为命的茅草房,就要远“嫁”异乡。都说人挪活,树挪死,也许,这一“嫁”,会改变他的一生。鞭炮响起来了,接亲的队伍来了。在亲戚们目光的祝福下,这个上门女婿高高兴兴地上路了。他不时地回头,看着送亲的队伍,看着他的茅屋。他在想些什么呢?我们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
作 者 简 介
朗 诵 简 介
阳光晓溪,毕业于浙传播音专业,《江南诗画艺术院》副院长、《红月亮诗画艺术社》、《世外桃源美文美声》文学平台朗诵主播,用文字来记录人生岁月,用声音传递生活的精彩……
投 稿 须 知投稿邮箱:975310694@qq.com
注明投稿平台:《晓犁文化传媒》
作者自行校对文字、古诗检测合韵,来稿正文统一靠左对齐排版,拒绝一稿多投,投稿时请注明原创首发,投稿必须要关注平台!
本期配图作者字画,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
本平台发布的作品是作者授权刊发,如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删除处理;转载请注明来源《晓犁文化传媒》以及作者
申明:凡参与投稿均为自愿形式,只做推广,文责自负,无稿酬。
编辑:真真
点击“阅读原文”欣赏往期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