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志

【安徽太和●杨慧】“绝对文学杯”有奖征文12号作品?《巧云》

绝|对|文|学|微|刊|(第184期)

巧 云
文 /杨慧
深秋的傍晚总是这样凄凉,偌大的寨子里稀稀疏疏的住着几户人家。春生娘坐在大门口朝着西屋里骂骂咧咧,屋内巧云搂着铁牛坐在草垫上无声的流着眼泪。
刚结婚两个月,男人就去当了兵,这已经让这个刚二十出头但已经为人母的女人够难过的了,更让人无耐的是还摊上了个蛮不讲理的婆婆,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的日子,让这个老实贤惠的小媳妇显得格外憔悴。
巧云不顾铁牛的哭闹,利索的收拾着行李。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十五天前的一场大火把这个本来就穷的叮当响的家庭烧的更是连一床粗布被子也不剩。巧云一手提着用麻布包裹着的几件衣裳,一手牵着铁牛的小手,不顾身后婆婆无理的阻拦和谩骂,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两扇被火烧的斑驳的大门。一边走一边用袖头抹着眼泪,巧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理由回家面见爹娘。但事已至此,也绝不可能再掉头回去了。
到了小巩庄天已经黑透了,巩二爷一家正趁着灰蒙蒙的月光在院子里吃着饭,“姐你咋来了?铁牛来!舅舅抱。” 志辰朝铁牛展开双手。朝着正在厨房盛饭的巧云娘喊道:“快给铁牛煮俩鸡蛋,再给巧云煮两个土豆。”“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虽然嘴上说的满不在乎,但还是转身从灶台下的篮子里拿出四个鸡蛋。巧云知道娘一辈子就是这样的人,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着不在乎,其实心里比谁都在意。“你这是咋了?是不是你婆子打你了?”巧云低着头不说话,被爹这样一关心刚稳住情绪的巧云眼泪又决了堤。“你说是不是那个疯老太婆又打你了,这个老婆子,做事真是一套一套的,给我说的给真的似的,说啥把你当亲闺女疼,我老巩家……” “爹没有……”巧云突然抬起头打断了爹的话。
“那你这是咋哩?”从小就疼爱巧云的巩二爷真是看不得闺女落一滴眼泪,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等了半天,巧云才说了句:“爹,我想春生了……”声音小的好像不会有第三个人听见。“隔壁村有个和春生一个部队,前几天回来探亲,我想……”“好!爹给你拿钱,但爹怕你老实,受人家的骗。”巧云低着头,沉默不语。但眼泪已经打湿了胸前的衣襟,巩二爷看着这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大闺女说:“明天一早就走。”“行,吃饭吧!明爹送你。”听了爹的话,巧云心里才算好受一些。果然还是自己的闺女啊!巧云一句话,没给她娘说,只要眼眶子一红,她就知道发生了了什么事,这不还没等吃完饭就朝着巧云包裹里偷偷塞了二十块钱。吃罢饭,给巧云使眼色,让她去院里说,“女人就该老老实实的,瞎胡跑什么?哪个新媳妇没受气,你娘我就是这样过来的。”巧云娘吃着饭,满不在乎地说道。“娘,你就少说两句吧!”志辰看着从小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大姐,如今这般伤心,也是难过的吃不下饭。巩二爷拉着巧云进了院子,“小巧,你别怪爹啊!你也知道爹这辈子没啥本事。”巩二爷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零碎碎的毛票:“你娘的话也别往心里去,其实她最疼你,你呀,就是太老实了……爹,没本事,只能帮你到这了……”巧云两眼噙满泪水看着这个一辈子本分老实的爹。

第二天一大早,巩二爷边用驾车子拉着巧云娘俩到了隔壁村冯金聚家,看着自己的好闺女变成了这样,望着女儿远去的背影,这个平时五大三粗的汉子不知不觉润湿了眼眶。不识字的巧云一路牵着铁牛紧跟着冯金聚后面,来到车站,不一会便坐上了车,铁牛第一次见绿皮火车,瞪圆了眼睛伸着头看,巧云也是第一次见新鲜物。“嫂子,吃饭了吗?”金聚问。巧云笑着摇摇头,金聚又看了看铁牛,起身买了一袋米团花子。“快吃吧!大侄子。”铁牛怯生生地把头埋在了巧云的怀里,“饿了就去吃吧!快谢谢小叔。”有了娘的允许,铁牛才敢吃,咬了一口,歪着头对巧云说:“娘,这真好吃,咱家都没有。”巧云红肿的眼眶又泛起了泪光,满是愧疚的摸着铁牛的头,不一会铁牛便躺在巧云怀里睡着了,巧云望着窗外,看着着从未见过的天地,想着她是怎么和春生从一面未见到结婚生子的,春生还没见过铁牛,他一定很想儿子吧!想着又从兜里掏出春生给自己留的纸条,巧云不认识纸上写的是什么,但她知道春生对她说过,下了车,从青海湖向东山头,到了海岸线,再从海岸线向西40里地就到了……
火车整整开了七天七夜,冯金聚因为被调走了,所以到了火车站便与巧云分开头走了。巧云一手牵着铁牛,一手拉着行李,天灰蒙蒙的,黄沙吹得人睁不开眼,一会来了一辆送水车,“同志,你去哪儿?”巧云摇了摇头。“你找谁?哪个连的啊”送水的同志看巧云不说话,急了又问。“俺找张春生,哪个连的俺也不知道。”巧云慢吞吞地答道。“张春生?俺认识!上来吧。”巧云犹豫了半天,不敢上去。“放心,俺是往连里送水的,俺记得八连有个叫张春生的,不知道可是你要找的人,走吧,去碰碰运气看。”同志热心的对巧云说着。巧云愣了半天,心想着:这漫天黄沙的,还带着孩子,咋办都难,万一那人就是春生呢!于是,抱着铁牛上了车。

到了部队门口,送水的同志便对放哨室里喊道:“老王,给这娘俩弄点吃的喝的,应该是张春生家属。”话毕,老王闻言从食堂里打来两个凉馒头和一些水。“同志,不好意思哈,过饭点了,食堂里就剩下这些了,你们娘俩凑合吃吧!俺去给你叫张春生去。”老王满脸不好意思的对巧云说道。送水的同志说:“给你送到了,俺就先走了。”“啊,好,谢谢你啊同志。”巧云小声地回应着。同志挥了挥手便走了。“张春生,有人找!”老王朝着通讯室里喊道,张春生应着从屋里跑了出来。一眼看到了眼角微微湿润的巧云,愣住了。

两人看着彼此——两年未见的恋人都早已红了眼眶。巧云按着铁牛向前推搡着:“儿啊,快叫爹,这是你爹爹啊······你不是天天想你爹嘛!”铁牛扯着巧云的袖子不肯向前迈步,春生听了跑向铁牛一把抱住了他,看了又看,亲了又亲:“儿子!这是俺儿子,叫爹,儿子,我是你爹啊!”铁牛怯生生的看着这个在脑海中没有半点印象的爹,不敢出声,春生抬起头瞧着巧云,两人对视却都没有说话。“张春生同志!我命令你——陪陪亲属,今天让小刘替你。”“是,连长。”春生忙朝连长敬了一礼。

春生领着巧云来到了三排最小的一间屋子里。春生望了望巧云,又见巧云的眼眶微微泛起亮光。“媳妇,你咋没说一声就跑来了?娘,她身体还好吗?”“好,家里一切都好。”巧云轻声说着。春生把睡着了的铁牛放在床上,摸了又摸,亲了又亲铁牛的头。转身拉起巧云的手,满是心疼地看着她······

“奶奶奶奶,然后呢?然后呢怎么了呢?”“然后啊,巧云和春生又生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叫迎春!”已两鬓白发的老奶奶,一天慈祥又幸福的对依偎在怀里的孙女说道。

“啊?好巧,姑姑,姑姑也叫迎春耶。”小女孩一脸天真地对奶奶说道。“对啊,真巧,你爷爷也叫春生呢。”巧云温柔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附“绝对文学杯”有奖征文启事“绝对文学杯”文学作品有奖征文启事
作者简介杨慧,2004年出生于太和,毕业于坟台中心校,现就读于“腾华高中高一(5)班”。从小学对文学喜爱不释手,积累大量文学知识。在学校及县教育局“优秀作文大赛”屡次获奖不等。
《绝对文学微刊》征稿函
一、推文时间:原则上每周二四六推发作品,如遇重大节假日或平台重要活动,随时调整推出时间。
二、栏目设置:平台开设:小说、散文、诗歌、杂文、文艺评论、报告文学等栏目。
三、投稿要求:1、本平台不讲关系,以质取稿,严禁抄袭和一稿多投,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投稿作者务必添加主编微信:13966506591,以便发放稿费)。2、因人手有限,本平台概不退稿,请作者自留底稿。投稿15天内未刊发或未接到用稿通知,稿件可另行处理。3、投稿作品必须是原创作品,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平台发表过。来稿请投《绝对文学微刊》邮箱:1149194646@qq.com,并附百字以内作者简介、手机号码、近期生活照。
四、稿费发放:作者稿费即读者赞赏,无赞赏无稿费。赞赏百分之八十以微信红包形式发给作者。鉴于查找、截图等环节费时费事,10元(含)以下赞赏不予发放,用于维护平台日常运转。文章刊发七日后截图发放作者赞赏,之后的赞赏不再发放。凡投稿作者或接受约稿作者,即视为自愿接受上述条件。《绝对文学微刊》期待您的佳作。
五、特别提醒:《绝对文学微刊》部分插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注《绝对文学》阅读精彩文章
喜欢,请转发朋友圈阅读后,请点下面的在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